AG8亚游 > ag8亚游电游 > ag8亚游电游pt >

枕边风、二书记、一家贪…落马官员“家丑”忏 return
[field:title/]
产品光泽
产品颜色
产品规格
产品用途

  “枕边风”“二书记”“一家贪”,12名落马官员的“家丑”忏悔录

  党员干部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,廉洁修身,廉洁齐家,管好自己的生活圈。现实中,一些领导干部忽视家风建设,无视家人妄为,终于越轨逾矩,把自己送上了一条不归路。领导干部如何做家风建设的表率?近年来,四川省一手狠抓案件查处,加强反面警示教育,一手抓正面典型引路,在全省范围内开展“传家风、立家规、树新风”活动,以良好家风促进了党风政风和社会风气不断改善。

  落马官员“贪腐链”:关键环节多由家人亲属把控

  治家不严有哪些典型场景?家风不正怎样终结政治生命?如何引以为戒齐家治国?四川省纪委选取了近年来查处的一些领导干部因家风不正、治家不严造成违纪违法的典型案例,精心编写了警示教育读本。

  读本选取的12个典型案例,有的是父子上阵,有的是夫妻串通,异化的亲情把家人串成利益共同体,大发不义之财……家风败坏成为领导干部走向违纪违法的重要原因。

  半月谈记者发现,一名领导干部的家风败坏,常常是从自身堕落开始的。领导干部如果起了贪心还不收手,“一人贪”极易扩散为“一家贪”。

  落马前在某地级市任市委副书记的易某,原以家教家风良好闻名。2014年,该市个别领导干部落马,易某担心受波及,多次找与他有金钱往来的商人鲁某串供,还计划将购房行为委之于当时并不知情的妹妹。为了躲避审查,易某之妻找来不同的纸和笔,开具出日期各不相同的收条,总金额还比实际金额多了10万元,“当作利息,显得更真实”。

  有些官员反省,其贪腐不全是为满足个人物欲,而是“封妻荫子”旧思想作怪。

  “我出生在农民家庭,小时候条件艰苦。后来我逐步成长为副厅级领导干部后,总想利用权力为亲友做点什么、留点什么。”左某在忏悔录中写道。

  2012年,在左某协调下,两位商人承建了某市一拆迁安置房建设项目。“不要找我,去找你们杨姐吧。”不久,其妻“杨姐”就收到了不菲的“感谢费”。左某纵容不止,“杨姐”愈发放肆,主动找人打牌敛财,甚至找老板“借钱”。2007年至2011年,为得到左某对自家娱乐公司的关照,曾某应“杨姐”要求,先后两次共送其40万元。

  还有领导干部认为自己“洁身自好”,是家人“猪队友”把自己拉下了水。

  2015年,韩某本该过上闲适的退休生活。然而,曾经被称为“钢城土地爷”的他,终因腐败而倒下,其收到的第一笔贿赂就来自姨妹夫邱某。

  1999年,身为某市物资公司法人代表的邱某找到韩某:“公司财务遇到点困难,想向市商业银行贷款500万元,担保的事还请姐夫费心。”韩某毫不犹豫,利用自己担任国企董事长、总经理职务的便利,擅自决定为邱某公司提供担保。

  从银行拿到贷款后,邱某送给韩某5万元。但是贷款到期后,邱某无力偿还。韩某担心违规担保牵连到自己,一不做二不休,又以国有资产为抵押,向银行贷款1000万元为邱某偿还银行欠款,多出的500万元收入自己的“小金库”。

  党政领导干部如果管不住家人,对身边人的违纪违法行为视若无睹甚至徇私护短,“枕边风”必将成为贪腐的导火索。

  23岁副处长,33岁副局长,43岁副市长……刘某“官运”亨通,却管不住妻子。后者不但全面接管丈夫财务收支,还频频顶着“市委书记夫人”的光环帮朋友“办事”。

  起初,对于妻子的行为,刘某还有所训诫,不料妻子回敬:“你一心当官不管孩子。我不能不管,靠你靠不了一辈子。”面对妻子的强势与偏执,刘某选择了沉默与逃避。

  刘某的“睁只眼闭只眼”让其妻更加肆无忌惮,权钱交易之手先后伸向干部任免、土地整理、房地产开发、工程建设……“二书记”的名声不胫而走。当地官场暗中有了“规矩”:批项目、提干部,搞定“二书记”比搞定“大书记”管用。

  “我坐牢,她也应该被绳之以法!”在自己的忏悔录中,刘某又悔又恨。

  经不起诱惑,管不住自己,管不住家人

  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副巡视员吴杰说:“党政领导干部经不起诱惑,管不住自己,管不住家人,甚至主动接受围猎,逃避监督,拒绝监督,对抗监督,必将亲手把自己送上一条不归路。”

  半月谈记者梳理发现,一些贪官被调查后,深究以其为中心形成的贪腐链条,不难发现关键环节多由其家人和亲属占据。如何把自我约束、自我控制的意识和能力传递给身边人,让自己的“亲友圈”风清气正,已成为领导干部必须严肃面对的一个问题。

返回顶部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