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8亚游 > ag8亚游新闻中心 > ag8亚游吧 >

中国纪检监察报:铲平“山头”扬正气

2018-06-02 09:11:31

  铲平“山头”扬正气

  宗派主义、山头主义是一部分人为了个人私利而结成利益集团,一切以集团利益为出发点的思想和行为。它在今天最突出的表现在于搞团团伙伙、结党营私——

  视主政的地方、领域为自己的“独立王国”,自以为是、阳奉阴违、尾大不掉;视人民赋予的权力“公器”为个人和小集团的“私器”,贪污受贿、卖官鬻爵、损公肥私;视党内同志为“家臣”,有选择、有目的地划分“派系”,任人唯亲、排斥异己、封官许愿、弹冠相庆……宗派主义、山头主义所暴露出的穷形尽相,已冒天下之大不韪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在不同场合直斥宗派主义、山头主义这一政治痼疾。周永康、薄熙来、郭伯雄、徐才厚、令计划等人落马的背后,都有宗派主义、山头主义的身影。其政治野心也非常膨胀,为了自己或小集团的经济利益大肆鲸吞国家公帑,严重损害党内政治生态。亮剑肃清这些“毒瘤”,是党和人民必然的选择。

  山头至上,践踏组织

  宗派主义、山头主义有其复杂的历史根源,在封建旧官场和资产阶级政党中并不鲜见。在当下中国,山头主义也还没有成为历史深处“遥远绝响”,它的运行轨迹在现实中依旧清晰可循。

  拉帮结派,结党营私。宗派主义、山头主义在今天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搞团团伙伙、阳奉阴违。表面上一本正经“讲政治”“讲团结”,背地里却是“不讲政治”“专讲派别”。抚矿集团原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尹亮作为大型国有企业一把手,既是组织任命的领导干部,又是坐拥几百亿元资产的国企老总。他占据了重要经济和政治资源,却忘记了自己中共党员的“第一身份”,在与商人、官员等各方周旋中,形成了自己的“山头”。为了发展自己的“独立王国”,他安排组织人事部门违规任用干部,还找出了“别的单位不认识的我怎么提拔”这样的理由。

  曲解忠诚,践踏原则。在宗派主义、山头主义的影响下,每个“山头”都有一个“带头大哥”。只要是“带头大哥”们工作过的地方和领域,他们都要用足手中职权和影响力,关照自己“山头”上的人。甘肃省兰州市委原副秘书长金晋哲是已落马的甘肃省委原常委、原副省长虞海燕的“心腹”。在虞海燕担任兰州市委书记期间,金晋哲竟要求其分管的督查室年轻干部学习虞海燕和自己的讲话,写出学习心得汇报,甚至还编印成册。金晋哲要求年轻干部忠于虞海燕和自己,并按每个人的忠诚度区分使用。在忏悔录中,金晋哲写道,“我这么多年走过的历程,都是围绕虞海燕。他对我提拔重用,我对他感恩戴德,并把对他个人的忠诚凌驾于对组织的忠诚之上。”

  啸聚“山头”,抱团腐败。一些“蝇贪”也学“梁山好汉”私占“山头”,为谋取非法利益“拉帮结派”。原本应该切实维护群众利益的基层干部,却“抱团”堕落为一群侵夺民利的“狼外婆”。2010年至2016年,湖南省慈利县移民开发局前后三任局党支部书记前“腐”后继,班子成员上阵操作,以单位名义集体套取并私分移民后期扶持项目资金180余万元。江苏省南通市下辖如东县掘港街道余荡村党总支书记管建兵等13名村干部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,中饱私囊。南通市通州区十总镇新雁村8名村干部套取各类补助款……

  党同伐异、结党营私的“老虎”“苍蝇”们,视党纪国法如同“儿戏”。殊不知,党纪国法的“高压线”绝非摆设,不论是谁,不论何时,一旦“触电”必要付出惨痛代价!

  勇敢面对,辨症施治

  “历史总是螺旋式地上升。即使步入现代,江湖山头文化的影响力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消失,仍将苟延残喘。”文化专家程晓芸认为,随着社会进步,宗派主义、山头主义的形式发生了变化,既有因亲缘关系成立的家族式“山头”,也有因故旧同乡结成的地域式帮派,还有因共同经历结成的“老部下”“老同学”“老战友”等。所谓诸如“是谁的人”“属于哪一派”,与某些历史情节有着惊人的相似。因此,对宗派主义、山头主义必须清醒认识、勇敢面对,拿出政治智慧下大气力解决。

  落后文化的影响,再加上党内政治生活不严肃,违规选人用人,使得宗派主义、山头主义遗毒常常“发作”。对于一些地方和部门“派系”“山头”屡禁不止的主要原因,一位曾在多个党委直属部门工作过的老干部得出自己的观点:政治与业务“两张皮”,甚至政治“让位”于业务;党内一团和气,批评与自我批评蜻蜓点水、隔靴搔痒,没有起到“红脸出汗”的作用;在选人用人方面存在任人唯亲、任人唯利、带病提拔等问题;超职数、超规格、超范围配备干部,设领导职务、立机构名目不依制度、不合章法。

上一篇:江苏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原党组成员郗同福被

下一篇:没有了

返回顶部
返回顶部